首页 >> 绿色书院 >>自然文学 >> 三代人传唱同一首歌
详细内容

三代人传唱同一首歌

陈怀斌

 

如若不是总台老同志党支部叫我参加市委老干部局组织开展的“颂党恩、感党情、跟党走,落实十九大”主题征文活动,也许我家祖孙三代传唱同一首歌的故事很可能就永远尘封在历史的长河中了。现在我欣幸提起笔,这首歌影响了我一生的精彩片段,仿佛就像运用了蒙太奇的电影镜头,立刻潮水般的向我奔涌而来,并猛烈地撞击着我那质朴、纯真且并不太年轻的心灵,使我难以释怀。

追想起来,这件事让我最为刻骨铭心的,还是1968年初我应征入伍前夕。那是一个非常难忘的夜晚。来送行的亲朋好友相继离去,我开始收拾行装。一直站在门前院子里抽烟的父亲,这时扔掉烟头走了进来,用他那双饱含深情的眼睛望着我,说:“斌儿,你明天就要走了,我也没什么东西送你,就请咱村学校老师抄了一首歌,你把它带上。今后工作生活上碰到什么坎坎沟沟,就拿出来看看唱唱,这里面有我的寄托!”

我父亲穷苦出生,自小没读过书,不识几个字,请人抄歌是情理中事。但让我感到疑惑不解的是,什么歌这样重要,特地费时费工去求人?然而,当我从父亲手中接过来展开一看,顿时明白了。只见那张从学生练习薄中撕下来的格子纸上,赫然醒目地写着《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十一个大字。这首歌过去我听父亲唱过,后来上学老师也教我们唱过,并不陌生。看来父亲这个时候叫我把这首歌带上,必有他特殊的用意。记得那年我学校毕业回村务农,重活苦活抢着干,得到村干部和群众赞许,不久便加入了共青团并当上了村团支部书记。父亲对此十分高兴,他鼓励我说:“不错,你向党组织靠近了一大步,好好干!”事后母亲悄悄地告诉我:“党是你爸心中的一根红线,他不想在你们这一代身上断了。他说过,你能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党的人,他死了也就没有缺憾了!”

与许多经历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血与火洗礼的老同志一样,我父亲对党的敬仰、忠诚和矢志不渝的追求一直是执着坚定的。从4O年参加革命起,他曾多次深入敌人剿穴探听收集情报,当乡长又带领民兵锄汉奸杀鬼子,一次次冒着生命危险到敌占区动员青年人参军,主动带头缴纳粮草支援前方部队作战等等,他从来没有惧怕过后退过。他曾经对我说过,是十八位英勇献身的新四军战士教会了我坚贞不屈奋勇向前。

还在我读小学的时候,父亲就不止一次的给我讲新四军十八位烈士的故事。有一年清明节他还利用到镇上开会的机会带我到烈士碑前凭吊。烈士碑就立在当年烈士牺牲的地方。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父亲心情沉重地站在烈士碑前,一遍又一遍的用手轻轻地抚摸着碑上的文字,整个身子似乎都在激烈的颤抖。残阳照在他亲手采撷编织的花蓝上跳动着如血的光芒。

那是1942年盐阜地区对敌斗争最为残酷的艰难岁月。日本鬼子带着汉奸伪军下乡扫荡,新四军为了掩护革命群众转移,一部分战士落入鬼子汉奸包围,被赶到秦南镇南边的苏圩。苏圩三面是河,而且河宽水深,新四军战士大都来自北方,不会游泳,只好背河与日寇死拼,子弹打光了就用大刀砍砖头砸,终因寡不敌众,有十八位负伤的战士被日本鬼子俘虏。穷凶极恶的敌人用铁丝从战士手掌心和锁骨间穿过,然后分别绑在风车上,逼问新四军主力部队及其领导人藏在那里。问一个战士如果说不知道,小鬼子就捅一刺刀,最后问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小战士,仍回答不知道。小鬼子火了,阴冷地笑了一声露出狰狞面目,大声威胁道:“小小年纪,难道你不怕死吗?”小战士坚决地说:“怕死就不当新四军了!”小鬼子见在这些坚强如钢的战士嘴里问不出个糁子米来,便气急败坏地下令汉奸伪军用刺刀刺杀新四军战士。在这最后一刻,他们在拼力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口号声中,献出了自己年轻宝贵的生命。

“小鬼子撤走以后,等到夜深人静,我和区队民兵划着小船悄悄地进入现场,迅速将烈士遗体解救下来就地掩埋了。我发现,这些战士都被鬼子用刺刀戳烂了,他们身上没有一处好的。他们是党的坚强战士,他们才是党的好儿女啊!”父亲说到这里,早已泪流满面了。

先烈们抛头颅洒热血的英雄事迹,就像一座高耸入云的丰碑,永久地镌刻在了我的心上,连同父亲叫我带上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首歌,一直激励着我向前、向前,朝着党指引的方向迅跑。

当兵以后,我们部队响应毛主席“五七”指示搞军农生产。我是农民出生,搞军农生产有劲使得出,苦累都不在乎,一年下来我被评为“五好”战士,连学习毛主席着作积极分子,并出席了团代表大会,接着又填表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部队寄去的喜报由村里敲锣打鼓送到家里,父亲高兴得合不拢嘴,来信说:“你没有辜负一位老共产党员对你的期望,从今往后我们老陈家有了党的接班人了!”

父亲这次来信并不长,却字字句句充满了深情。他让我从字里行间十分清晰地看到:他对我的入党是多么的上心、多么的在乎、多么的喜悦!

1970年我由班长提升为排长。我知道父亲年老多病,就经常往家里寄钱。其实这个时候他已大病缠身了,但他不让告诉我,怕影响我的工作。直到1972年春天病重了,家里才写信告诉我。上级批了我六天假让我回家探望。父亲见我回来,那清癯瘦削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细微的笑容。她伸手拍拍床沿让我坐下,问:“我给你的那首歌还在吗?”我回答说在。他又接着说:“人不能忘本,要懂得感恩,就是要感共产党的恩。过去我们老陈家穷了几辈子,到了我这一代还跟着你爷爷到上海、无锡一带打工,替人家做油面生意,混口饭吃。”说到这儿,父亲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叹了口气,接着说:“过去,我们中国的老百姓承受了太多的苦难,受尽了军阀、资本家、地主老财、还有外国洋人的欺凌。他们见我们穷人不顺眼,张口就骂,抬手就打,根本不把你当人待。是毛主席共产党领导我们穷人翻身当了主人,才使满目疮痍的国家一洗屈辱有尊严地站立起来,使人民挺直腰板有尊严地活着。这是个非常了不起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历史上曾经有过许多起义、变法、维新、革命都没能做到,唯独共产党做到了。记得当初入党的时候我也没想到这一层,直到新中国成立才使我坚定了这个信念,并毫不动摇。记住,在中国,只有跟共产党走,才有光明的前途。”

那天我们谈了一下午,父亲像交待后事一样把所有想要说的话都说了,直到母亲进来叫我吃晚饭才中止。三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临走的时候,父亲把我叫到床前对我说:“来,咱们再唱首歌你再走!”于是我起了个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就和父亲一起唱了起来,他的声音尽管十分微弱,让人听来仿佛在念,但从他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恰比泰山还重,比东海还要情深啊!

回到部队不久,我父亲就去世了。走前他关照家人不让告诉我。我没能为他老人家送行,只有临别时和父亲同唱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首歌却永远定格在了我的心中。这首歌就像战场上发起总攻的冲锋号,就像奋起疾驰扑向敌阵的马蹄声,就像催促士兵们英勇杀敌的隆隆鼓点,一直不停地敲打着我、鞭策着我、激励着我,不能忘却。

我牢记父亲的嘱托,决心把这首歌传唱下去。1986年我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工作,女儿陈晖已上小学了,我叫她唱的第一首歌就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进行的第一次启蒙教育就是为什么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在这首歌的积极影响下,她顺利走过了小学加入少先队、中学入团、大学入党的人生起点。大学毕业后,她应征入伍当上了一名解放军战士。送她去部队那天,我把她爷爷送给我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首歌,郑重地交给了她。她看了看有点发黄了的纸,便小心翼翼地把它折好,装进口袋里,说:“你放心,我会传唱下去的!”她同样没有辜负我对她的期望。面对襄樊干部学院的严酷训练、西安空军工程大学读研的魔性教育、以及后来回部队一次次外出组织施工的艰苦岁月,她都坚强地挺过来了。让她终身难忘的是在读研期间,学校经常组织学生外出搞社会调查、进行红色教育等,不管远近,都是徒步行军,一次到延安去参观,每天急行军60公里,见山爬山,见河趟水,早出晚歇。酷热的夏天,甭说衣服被汗水浸透了,上面结成一块块白色的盐斑,而且那脚板底都磨出一层水泡,走路一瘸一拐的,钻心的痛。走一路掉一路的眼泪,来回半个月,你说苦不苦累不累?但女儿说:苦不苦想想长征二万五,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我们现在这点苦和累还算得了什么!经过部队这座大熔炉的锻造,使她在思想、业务和组织领导能力等方面都逐渐成熟起来,2014年她被提升为副团职干部。

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我的女儿现在已经开始把咱家的红色传统往她儿子身上传了。上次她儿子跟爷爷回盐,特地打电话过来叫我带他去泰山庙、新四军纪念馆参观。她说要把《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首歌传唱下去,从现在起就要让他逐步知道,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是无数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我们不能忘记他们,要让他懂得感恩,感共产党的恩,跟共产党走!

是啊!只有经历过严冬的人,才会珍惜春天的温暖。要把《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首歌世世代代传唱下去,不让革命先烈的血白流,不出现换代就换歌的历史悲剧,不叫老百姓再吃二遍苦受二茬罪,我们就要认真抓好对下一代的传承教育,在他们的心灵深处牢固筑起一道道红色的防线,自觉消除国内外一切错误思潮的干扰和冲击,上下一心,立足本职,撸起袖子加油干,就一定能在党的十九大精神的指引下,实现百年梦想。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新万博-狗万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051586021110
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狗万结算
http://www.bshare.cn/